爆笑糗事

​杨坤:其实我非“苦情人”,《歌手》后要喝两顿

导读 : 4月12日晚,《歌手》2019落下帷幕,杨坤最终还是与“歌王”失之交臂。 在《歌手》2019总决赛之夜来临之前,我们在北京东四环外的一处产业园区里,见...


4月12日晚,《歌手》2019落下帷幕,杨坤最终还是与“歌王”失之交臂。

 

在《歌手》2019总决赛之夜来临之前,我们在北京东四环外的一处产业园区里,见到了一身休闲打扮的杨坤。

 

舞台之下,这位在华语乐坛驰骋二十余年、坐拥独一无二辨识度的男歌手,却有着别样的亲切气质。他边招呼着大家落座吃巧克力,边分享着自己的“备战”状态——“我现在真的没想(拿歌王)这个事儿。有一天我们拍照,拿着歌王那个巨大的奖牌,很厚很沉,纯铜的,但我也没啥感觉。”

 

爵士、放克、抒情、摇滚……在过去四个月精神紧绷的竞演过程中,杨坤将自己对不同风格音乐的掌控能力,展露得淋漓尽致。为此,他戒了酒,瘦了身,不断思考新的编曲,“被扒了一层皮”。但如今,他心中的那块大石头已经放下了,“真的,反而我现在放松了。这个放松不是说对总决赛懈怠了,而是你可以更放松地去应对接下来的表演,没有那种焦虑、紧张的感觉了。”

 

总决赛之后,杨坤没打算给自己放长假休息,他犒劳自己的方式就是:喝两顿。人生起伏四十余年,也许他早已参透生活的真相,那便是:尽情享受结果,因为过程已全力以赴。

 

新京报记者 郭延冰 摄



 

谈《歌手》

——最初觉得“扒层皮”,“四冠王”只是运气好

 

节目进行到第七季,许多人已经不再关注现场观众露出的浮夸表情和动作,但杨坤不同——他介意聆听者对他一次次突破舒适圈表演的评价,他介意自己的歌声能否与观众互动出一个完美的音乐闭环,就如在天气尚未转暖时,节目组开放的一次媒体探班——


那天晚上,刚刚在舞台上以新编曲表演完《下个,路口,见》的杨坤,在群访间被一位记者调侃博猫注册 道:“不担心李宇春的粉丝不接受吗?”“她们……应该觉得挺开心的吧?”杨坤似是没有预料到这个问题,下意识的抛出了这个答案。在得到现场善意的笑声之后,他继续沉思片刻后,又回过了神儿,“关键是你们接受吗?”他的眼神充满探询,“说实话,说实话。接不接受?真的接受吗?”


.

总决赛之前,杨坤坦露参加《歌手》比赛时的心态。新京报我们视频制作



新京报:还记得最初参加节目,是以一个怎样的心态来面对的吗?

 

杨坤:其实我身边很多的朋友都参加过《歌手》。他们都说,你千万别上《歌手》。你去了就扒你一层皮,我当时还理解不了。后来他们找了我四季,我也一直觉得没必要去,因为成绩好的时候,你是很开心,但成绩不好还是觉得有点丢面子。但后来慢慢的,我发现,可能适合我们在一个平台上表现的,现在只有这档节目了,然后我就来了。其实当初我也没有抱太好的打算,因为我选歌的时间太短了,他们是最后一个找到的我,而且太长时间没有参加这种竞赛的舞台,一时间没有办法去适应。第一期我不就直接拿了个第六嘛,我就有点颓废了,所以第二期就开始调整,又紧张又焦虑。

 

新京报:但是你是到目前为止,这一季唯一的一位“四冠王”。

 

杨坤:那个并不代表什么,就是运气好,还有就是选歌上面,可能有些选得比较准确。

 

新京报:这季你演唱的这些歌曲,有流行女歌手蔡健雅、李宇春的作品,也有相对独立小众一些的莫西子诗、茄子蛋的作品,编曲风格涵盖了爵士、摇滚、抒情等等。这些都是你钟爱并希望向大家展现的音乐面向吗?



往期《歌手》舞台上的杨坤。图片来自艺人微博

 

杨坤:我也不是一定要铆着劲给大家唱一些完全不一样的,那你自己本身有这个能力,为什么不去多多展现呢,否则来这个舞台就没有任何意义了。因为可能在之前,大家觉得杨坤就是苦情,老是一直唱一些《无所谓》的东西。其实不管流行、摇滚,还是一些爵士、灵魂的东西,都存在我的身体里面。所以我就必须在这么短的时间内,全展现给大家。

 


谈“油腻”:

——听多了以后发现,其实这也是一种风格

 

“只唱苦情歌”,这个大众心目中的刻板印象,时不时就会钻进杨坤的脑海中,搅乱一番天地。“因为一些一直在模仿我的人会发出一些信息,大家就会误解杨坤就是这样的人。但其实我不是。”


在强大的Live能力之外,沙哑嗓、捻烟头、转话筒,似乎已经成为了杨坤音乐表演中的标配,不少人也因此发出了“油腻”的评价。对于这两个字,杨坤有些委屈,但也乐于自嘲——临近过年时,歌手众人在刘欢长沙的家里齐聚一堂。在互换礼物环节,波琳娜在杨坤准备的礼盒中拎出了一桶食用油,其上贴着标签曰:杨坤的油。

 

.

回应“油腻”等争议。新京报我们视频制作



新京报:其实“苦”、“孤独”、“寂寞”确实是你音乐中一个重要的命题。上张专辑叫《孤独颂》,这次第一期又选了一首《我比从前更寂寞》。目前这些关键词,还会围绕着你吗?

 

杨坤:其实有时候我对事情的看法是挺悲观的,这是骨子里面的,所以说你写出来的旋律,慢歌,或多或少都会有这样的成分在里面。而且这种孤单是没有办法跟人分享的,所以像《我比从前更寂寞》这样的歌,难怪大家感受不到,因为你把你的内心剖析出来让大家都认同,这是不可能的。

 

新京报:每次节目播出之后,你会关注观众或是歌迷的留言评价吗?

 

杨坤:当然当然。夸你的时候,你就会很开心。说你的时候,你会觉得……但是如果他说到点上的话,我也会给他点个赞啥的。

 

新京报:如果看到有人评价“油腻”,你的内心会作何感想?

 

杨坤:一开始,我觉得大家是往不好的方面说的。后来听多了以后,我觉得其实这也是一种风格。其实我自己认为,中国需要多一些这种“油腻”的歌手,在舞台上张扬一点,自信一点,肢体多一点,动作多一点,本能的反应多一点。因为中国人其实太喜欢听儒雅的、中规中矩的音乐了,但是在现场表演,歌手的一些动作,一些表情,和一些真实的反馈,是非常有必要的。

 

新京报:你在舞台上玩话筒玩得很转,这个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学会的技能?

 

杨坤:二十几岁的时候,从来没掉过(笑)。其实当年,有一个歌星叫景岗山,他现在跟我住邻居,他以前就是玩麦克风。那个时候,我就觉得很帅,所以现在有的时候,不管我唱慢歌,唱快歌,一旦来了情绪,我不知道哪个阶段就会甩一下,也没有经过设计。有的时候慢歌我都会甩,但后来我看电视都觉得太傻了。本身人家都是沉浸在很悲痛的情绪里面,你来一下就给破坏了,可是我已经甩出去了。我经常回看就很后悔,但是那时候就想来这么一下。


 

谈音乐:

——给台下的人唱歌才是最想要的,别的都白扯

 

如今的杨坤,已经不会在“打磨唱功”上过多费心,他更关心怎样才能唱进自己的心坎,唱进观众的心坎,以及,怎样才能在音乐道路中一路进阶。人生度过45岁之后,依然拥有如此“上进心”,杨坤说,自己其实是有点自私的,“因为你一直想在台上,也一直想听到下面给你好的反馈。”


住地下室、酒吧走穴的北漂时光已经过去很久了,杨坤摇摇头,不想再过那样的日子了,太苦了。但是,在安逸的日常里,浑浑沌沌的舒适也并非他的心之所向,“我这两年突然发现,还是站在舞台上,给下面的人唱歌,那才是你最想要的,别的都白扯。所以说我还是尽量多唱,多写,多在台上感受。我不觉得这是一个工作,我觉得这是一个我的兴趣爱好。


.

音乐创作中的“变与不变”。新京报我们视频制作



新京报:当下处于一种怎样的创作状态里?

 

杨坤:创作的状态不如以前了。可能是生活太好了,但激情还是有的。因为你写的东西,跟生活是息息相关的,比如原来都是苦情歌,那是跟你生活有关系的,现在你生活转变了,可能你再写一些别的东西,别的风格,你想自如一点,观众就觉得不认可了。不认可的原因,是他们觉得你是从那过来的,你必须还得回到那。但我不觉得,我不这么认为。

 

新京报:这又成为生活中的另外一个困惑了吗?

   

杨坤:是的。(有办法解决吗?)我觉得就会找一些志同道合的,年龄更小一点的创作伙伴,跳出自己的框框,跟他们找到一些情感上的共通方式。只不过他的语言,和他的旋律是这个时代所需要的,但是他想说的也是我想讲的,我觉得这个是最靠谱的。

 

新京报:这些年你也参加了好几档音乐类综艺节目,从《中国好声音》,然后到《天籁之战》,然后再到《歌手》,是否遇见过如上所述的理想合作伙伴?

 

杨坤:花花(华晨宇)算一个,他比较全面,又不按照大众出牌,但是他又让这个社会的年轻人那么接受。而且他舞台的表现能力又很厉害,他会有那种极度忘我的感觉,好像已经进入到另外一个身体里面了,这是我觉得很棒的。

 

新京报:你会憧憬这种表演状态吗?

 

杨坤:我也曾经进入过。最近我在《歌手》这个舞台上,偶尔也可以找到这样的感觉,我觉得特别好。


参加《天籁之战》时与华晨宇、莫文蔚、费玉清合影。

 


谈未来

——新电影即将上映,与歌迷是点赞之交

 

喜欢与后辈多交流的杨坤,有时候也会反思是否以前许多机会自己没有抓住,“时间有点不够用,好像现在是有这种感觉了。”但如果有穿越时光逆转命运的能力,杨坤想了想,还是选择做罢,“我现在真的挺好的,老天对我也挺公平的。我是一个比较幸运的人,再怎么穿越,我也觉得现在可能就是最好的结果了。”


.

 透露新专辑等未来计划。新京报我们视频制作


新京报:回顾演艺圈走过来的这么多年,有没有比较遗憾的事情?

 

杨坤:我曾经在以前的四五年当中,做了很多跟电影有关系的事,还主演了一部电影《冠军的心》,为这部电影付出了很多,但是拍完以后三四年里一直没有上映,这个是让我觉得比较遗憾的。不过今年五六月份应该有机会可以和大家见面了。

 

新京报:有一次你在采访里说过,自己的歌迷从不会像“摩登兄弟”刘宇宁的粉丝那样在门口守着,这也算是一个小遗憾吗?

 

杨坤:没有,开玩笑,开玩笑(笑)。但是其实,我也特别能明白,当有那么多人为了你,从早上8点一直等到12点,而且在那么极度寒冷的情况下,这个时候你就要有责任了,真的。而且我们所谓的歌迷群体,完全不是一回事嘛,如果我的歌迷要天天那样,我反倒觉得很奇怪的。

 

新京报:现在你跟歌迷是怎样的一个相处状态?

 

杨坤:就是很自由,我喝多了就给他们点个赞,我觉得挺好的。


 

揭秘新专辑&新巡演

 

新京报记者 郭延冰 摄



在上《歌手》之前,新专辑已经录了7、8首了,现在还有最后两首没有完成。这张专辑其实没有特定的主题,基本上还是人到一个阶段的一点小感悟,大概会在5月份发行,巡演的话,可能得7、8月份了。

 

专辑其中有一首歌现在可以透露一下,是我写给梁家辉的。有一次我们一起参加一个活动,大家喝得七七八八的时候,他就主动过来跟我说,杨老师,你是我在内地为数不多的欣赏的歌手,我跟你喝一杯。其实他年纪比我大很多,因为我很小的时候看过他很多电影,所以我就感到很荣幸。喝完酒,我就跟他说,梁老师,你跟这么多美女在一起演过这么多的电影,你又那么帅,你是怎么抵得住这么多的诱惑的?他就跟我说了很多,电影是电影,人生是人生,生活是生活,不应该把电影里面的事情,放到现实生活中来。那个时候,因为我也喝了点酒,我就说很钦佩他,然后就给他写了一首歌,把他曾经演过的电影名字,都写在了这个歌里面。

 

——口述:杨坤

&nbs博猫平台 p;

新京报记者 杨畅 郭延冰 编辑 田偲妮 校对 李世辉



上一篇: 《歌手》2019落幕,刘欢夺得歌王
下一篇: 经常口臭?一碗薄荷粥粥帮你清新口气
隐藏边栏